益西降措 仁波切的修行智路

2014-12-19 17:13: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护国利民是佛教对国家和社会做出的庄严承诺,千百年来藏传佛教传承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作为仁波切,我应当肩负起佛法传承弘扬和护国利民的历史责任。”

  

  文/本刊记者 孙聚成 李雪林
  仁波切,是对藏族地区的一些转世修行者的称谓,汉族人习称“活佛”。真正的活佛是什么样子?他们的修行之路上有什么故事?他们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
  初冬的成都,依然暖意浓浓。本刊记者应约采访益西降措仁波切,与他一起分享藏传佛教的教义,听取他启迪心灵的语言,感受他修行的艰难历程。
  艰辛修得菩提心
  活佛是转世而来的,但是菩提心是经过千辛万苦修行而来的。益西降措仁波切的成长之路,也是充满艰辛的学习和修行之路。
  1972年,藏历土鼠年,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的朗朗神山,以它婀娜的风姿和众多的瑞象,再次迎接了一位殊圣化身的到来,他就是藏传佛教众多经续中受记的莲师25心子之一松吉益西的再世,名叫热罗益西降措。
  益西降措仁波切从小就拥有纯真的慈悲心和出离心,看见别人屠杀牲畜,就会情不自禁地流泪劝阻。童年时代,益西降措喜欢的游戏除了“讲法”、“建寺院”、“念经做佛事”、“放生”等外别无兴趣。幼年时,益西降措就被本家的喇嘛叔叔接到了寺院里。7岁时,他开始学习藏文和经文,12岁时成了本寺院的一名维那(领诵师)。那时间,人们常见到他一个人独自跑到野外沉思,眼望广袤的天空思索“生命的真谛”。16岁,益西降措仁波切正式剃度出家,随后来到宁玛祖庭噶陀寺,在那里精进闻思修9年。那时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离家遥远,交通不便,没有替换的衣服,以致身上生了虱子,当虱子咬人难受时,益西降措仁波切就把它捉下来,放在地上担心会死,就只好放在下身的袍子里,并说:“远一点你就会咬我慢一点吧!”
  生活虽苦,但益西降措仁波切一心修法,每天只睡几个小时,期间阅完了《甘珠尔》。后来,他又在自己家乡多罗尊者处领受大宝伏藏灌顶,而后又在晋美彭措法王座下聆听众多密续(密宗的经典),并得受许多甚深灌顶。从此,他对所有显密教法通达无碍,为教化众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了更好地学习佛法,益西降措仁波切前往亚青寺,拜阿秋喇嘛为师,并遵从阿秋喇嘛的“智慧极坚不会因为暂时出现的违缘而改变”的教诲,在亚青闭关房闭关三年禅修。阿秋法王曾在大法会上当众说:“益西降措在出世间法的修证上,在我的诸位心子中是第一的。”并赞誉他是亚青成就中之宝幢。其后益西降措仁波切又先后到白玉佛学院和喇荣五明佛学院进修深造。
  益西降措仁波切为人谦和,以四摄法度化众生,在此五浊恶世行持无尽的佛法事业。他依止过许多善知识,经闻思而获得决定窍诀,远离红尘喧嚣,不待来世而证菩提,当下现证自性大圆满见修,领悟一切教法皆不违背之理,具无比恭敬故以大智慧自在悲心,视三界众生皆同父母等不违背之相。
  益西降措仁波切注重对菩提心的培育。他在讲经中对菩提心进行了解释:大乘发菩提心分为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分为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修行者需要先学习什么是菩提心,认真正确了解真实的菩提心后才能在日后的行持中步步相应。不是口里念诵的发心,而自己又不知道发心的内涵。如果好好地学习,最后真实生起菩提心时,见众生一点点的痛苦都会颤抖流泪。
  益西降措仁波切说,菩提心是善行的前提,心里有菩提心,你就是菩萨;心里没有菩提心,就不能算是菩萨。心里真正地有一个菩提心,行动上决定会做出来。他还用了一句话:“有的人在山洞修行如同在城市里,有的人在城市里如同在山洞里”,来生动阐释了修行菩提心的重要性。
  弘扬佛法智慧果
  对于真正的仁波切而言,弘扬佛法,用智慧果教化众生,让世界更加和谐,既是使命,又是责任,更是终生践行的实修。
  益西降措仁波切在噶陀寺佛学院求学期间,缺衣少食,物质生活极端匮乏。每天晚上学习到深夜,饿了的时候,他就吃一点糌粑粉,吃半碗后便想:吃点就行了,要不吃多了过几天就没吃的了。那时,他白天认真听课学习经论,晚上还要继续复习功课,把白天闻思的内容与自己的禅定结合起来,把经论的真理完全融入自己的心中。当时噶陀寺还没有电灯,益西降措仁波切没有收入,也买不起蜡烛,他只好点一支香,利用香头一点红色火星的亮光看一句经文,然后打坐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明白后再看下一句再思索其意义。回忆起这段学习的情景,益西降措仁波切随手从身边拿起一段经文,为记者展示当时的场景。
  多少个寂静的深夜,为了悟解经文的含义,益西降措仁波切打开窗户,倚在窗前,把头靠在窗户底边上,让自己清醒些继续学习。有时由于太劳累,便坐在窗前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寺院里有些年少而又很顽皮的小和尚见到他头露在窗外而睡,便捡小石头或小土块向他头上扔,把他整醒后便哈哈大笑一边喊:你是苯教活佛,一边开心地跑掉。
  在噶陀寺等处求学期间,除了精进于闻思通达显密教法之外,益西降措仁波切坚持把所闻思之教法实践于自己每一步实修之中,真正做到了融闻思修于一体。
  益西降措仁波切认为,自己的修行和悟顿,自己所积累的知识,需要广为传播,让更多的人享受智慧之果。为此,他开始苦学汉语,并在很短时间内可以用汉语讲经。
  2011年春节期间,益西降措仁波切在藏族自治区开法会。因他的功德感召,成千上万的人从各地赶赴前来闻受,一时,人山人海。仅一个法会,就有八万人以上集体皈依他,发愿不杀生、做善事、守持戒律、念观音心咒等等。此后,各个村庄满载整卡车的信众前往会场,整个法会期间,前前后后共有十万人依止了仁波切,相续中都播下了智慧的种子。
  2003年,益西降措仁波切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在成都医院检查后,专家们说:“必须马上动手术,要不然你最多只能再活半年或变成植物人”。后来,他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并依靠药物治疗,才把身体调养过来,在患病和治疗的过程中,益西降措仁波切对人生苦难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体悟。
  益西降措仁波切十分重视讲经说法,闻思修行,每当听到弟子们勤于闻思修时,便异常欢喜,倍加赞叹。他对所有弟子都实行因材施教,用不同方式开启弟子智慧之门,除传授大圆满窍诀外,还以讲经、比喻、提问和辩论令弟子明理见性。
  益西降措仁波切这样发愿:“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帮助众生,不舍弃一个众生。弟子们都能即身成佛是我的目标。”对于皈依自己的弟子,他言传身教,以自己的行为影响弟子。一次,在路途中,师生一行下车为车加水。加完水后,仁波切把瓶盖盖上后,把瓶子丢到路边。随行的弟子没有盖瓶就丢了,仁波切一见就说:“把盖子盖上再扔。”弟子说,“难道是为了环保?高原没有这样的条件呀” 益西降措仁波切说:“草地里有很多小虫会把这些空瓶当成洞穴,就住进去了,这里天气突变,一下雪,它们就全部冻死了。所以这里瓶子都要盖好,不要让虫子爬进去了。”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70.jpg
封面1.jpg
封面.jpg
17.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