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牧村 泪洒舞台的岁月

2015-07-21 15:21: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关牧村,五届全国青联委员,六届全国青联常委,七届、八届全国青联副主席,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音乐家协会主席

专题 奋斗中的青联人

  青春,一锅沸腾的开水。与青春伴行的奋斗,100℃的正能量。 
  人生有了奋斗,有了拼搏,才有了青春的印记。青春因为奋斗而更灿烂、更美丽!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
  我们专访的这一位位青联委员,奋斗都是他们青春的底色。尽管他们每个人的岗位不同、贡献各异,但都用青春的奋斗来谱写着青春的音符,一路留下奋斗的铿锵足迹。从这些青联人的身影上,我们都能找到同一个关键词——“奋斗”,因为奋斗而青春无悔,因为奋斗而人生精彩。
  这些青联人,是青春奋斗的榜样。他们用扎实的脚印讲述自己的奋斗故事,谱写出人生一首首靓丽的青春华章,共圆中国梦!
  我们有理想、有热情,目标就是不懈地奋斗,努力为大众服务。

  关牧村 泪洒舞台的岁月

  文/本刊记者 华南
  傍晚时分,在北京多日的阴雨天中,迎着细细斜斜的雨丝,记者赶往北京朝阳区一隅,采访曾经担任全国青联五届委员、六届常委、七届和八届副主席的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关牧村。
  一进门,这位长期关注青联、关心青年、音乐事业成就卓越的女性从室内走出,笑容亲切自然,气质典雅从容。在随后的访谈中,提及与青年、成长、奋斗相关的话题,充满活力、磨练、进取,点点滴滴、方方面面的往事与情愫,引起关牧村很多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泪水里的青联岁月 
  在青联的20余年中,关牧村通过勤勉自律、无私奉献,展现出特别的精神风貌,奋斗的过程既饱含付出的艰辛、积累的不易,又永存成长的喜悦、心怀的牵挂。“这么多年提起全国青联,我总觉得特别有感情,青联像大家庭、大学校,诸多行业的精英尽在其中。初入青联时,我是‘全国新长征突击手标兵’。著名作曲家施光南给我创作一首歌曲《假如你要认识我》,歌词写的就是青年突击队员工作上特别发奋努力。这首歌我唱出之后,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观众来信,提出想要认识我的愿望。于是,我就随全国青联慰问团到塔克拉玛干沙漠、大庆油田等很多地区进行演出,唱的都是这首歌,留下一系列感人的故事。一次,我到一处油田演出后,给排着长队的工人师傅签了两个小时的名,当时拿背心、纸本、卡片什么的都有。看到烈日直晒,有工人师傅就拿过一顶草帽给我戴上,尽管非常辛苦但我还是逐一满足大家的要求。”
  在最初参与的众多全国青联活动中,让关牧村感到非常难忘的是1980年代由时任全国青联副主席施光南带队的青联慰问团到云南、贵州等边疆地区演出。一行20余人每到一地,都受到各地青联组织和各族青年的热情欢迎。一个月时间,关牧村走访、慰问30多个基层单位,进行联欢与义务慰问演出30余场,几乎每天一场,有时一天两场。行进途中,多是在大山里绕险路,尽管接连奔波身体疲惫,但她还是坚持到每一处地方为大家唱歌。那时慰问演出条件艰苦且没有报酬,关牧村却毫无怨言,火热的理想、奋斗的意志与诚挚的激情不断支持着她要将事情做好。对事业的忘我投入,对民众的朴实热爱,关牧村以实际行动获得良好口碑。
  记忆的清流缓缓流淌,激起数朵澄澈的浪花。访谈间,关牧村动情地回溯起此次参加青联慰问团的生动往事:“一天傍晚,澜沧江边燃起篝火,一个个傣族姑娘像花儿一样美丽,跳起孔雀舞在月光和凤尾竹下是那样迷人。我情不自禁唱起《月光下的凤尾竹》这首歌,并与姑娘们一同跳舞。施光南宛如孩子一样拍手唱着、笑着。陈晓光忽然来灵感,很快完成《孔雀向往的地方》的歌词:‘孔雀向往的河边喽,就是我的家乡。槟榔树下缅桂花醉人心房,金竹楼前甘蔗林呦,溢出蜜糖……’施光南谱成曲,由我演唱时大家都说词好、曲好、唱得好。是啊,这种源于生活、真情实感的创作,能不好吗?18年后当我又随慰问团沿南昆铁路演出来到昆明火车站时,一位中年妇女穿着整齐艳丽的民族服装站在那里等我,旁边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是她的儿子。她拿出照片给我看当年的影像,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照片是我们家最珍贵的东西,要永远珍藏。’我说:‘谢谢!让孩子看到照片时更加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热爱家乡,热爱我们的祖国,学好本领建设家乡,建设祖国。’一番交流后我们再次合影留念。”
  随着关牧村情真意切地讲述,我们的思绪仿佛又回到那段温馨友爱、携手前行的青联岁月。稍作停顿,她继而专注地说道:“说起奋斗精神,那时我们有理想、有热情,目标就是不懈奋斗,努力为大众服务。真是如习近平主席所说的‘走入群众,走入基层’,我认真准备,每场都去,包括慰问西沙、南沙,十几个岛礁我都跑遍。那样的情景让人泪下,我至今记忆犹新。离开时,战士们都跑到岛礁的高脚屋房顶上挥着帽子跟我们告别。我告诉掌舵的船员,我们围着岛礁转三圈再走,我从内心深处热爱我的观众。参加全国青联慰问团深入基层时,一次去宁夏途中我在火车上发起高烧,下车后就住进医院。演出快要开始,吊瓶里的溶液还在缓慢流着,我心急如火。当得知很多观众就是因为想见到我,半夜起床往银川赶,我再也躺不下去,拔下还未注射完的针管起身赶到现场。当我强挺着精神演唱完后就瘫倒在舞台上,工作人员将我扶起,群众报以热烈掌声,‘关牧村,我们热爱你’的喊声一阵接一阵,我暗自流下感动的泪水。”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15-13期封面170.jpg
15-12期封面.jpg
封面2q.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