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仕京 汉壮双语“迁徙”者

2015-11-06 14:4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他是从壮乡走出来的第一个翻译家,“我一辈子都在与教育和翻译打交道”


  专题 民族语文翻译国家队
  庄严隆重的历届全国两会、历次全国党的代表大会,他们以七种民族语言文字的文件翻译和同声传译,精准及时地将重要信息从首都传向祖国边疆;党和国家重要文献及法律法规,也因为他们的辛勤努力而让少数民族地区百姓及时知晓;在关系到党和国家前途和命运的重要场合,都有他们默默忙碌的身影……他们是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的翻译工作者。
  回眸60年,沧桑一甲子。60年来,几代蒙古、藏、维吾尔、哈萨克、朝鲜、彝、壮等7个语种全国最顶尖的民族语文学者、各民族的文化精英,从祖国四面八方汇聚到首都北京,开始壮丽的事业,亲历激情似火的如歌岁月,为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奉献自己的青春年华与知识智慧。
  2015年12月12日,是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成立60周年纪念日。本刊精心策划,推出专题报道,通过深入采访,第一次全面展现翻译工作者的精神风貌与华彩,以及他们在民族工作战线上的独特作用。


  文 本刊记者 王海珍
  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大院内,在前往会议室的路上,关仕京一边走一边说,“很多人说我们这里很安静,是的,的确是。安静,代表着来往的人少,也表示这是个清贫的单位。”他笑笑,接着说,“但是搞翻译,做研究,最需要这样清静的环境。”
  他常驻广西南宁市,每年一度的全国“两会”,五年一次的全国党代会和其他重要会议,以及翻译局有重大活动的时候,他会来北京。他与翻译局的同事们都很熟,间或有同事迎面遇上,“老关,你来北京了?能呆多久?有空了去坐坐。”寒暄温暖而亲切。
  工作单位在北京,人在外地,这是翻译局彝、壮文室特有的情况。尤其是像关仕京这样,翻译局的元老们,长期生活在本民族聚集地,更有利于工作和研究。然而,他们又是翻译局的骨干,每到重要时刻,又需要他们,因此,关仕京就过起了“候鸟”般生活,每年春季必定要飞到北京,体会着“双城”生活。
  做更有意义的事
  “我一辈子都在与教育和翻译打交道。”关仕京脸上带着朴素的笑,“我蛮喜欢我的工作和生活的。”
  出生于1955年的关仕京,在上中小学阶段,遇上了“文化大革命”,那个以交白卷当英雄的年代里,很多人因此而荒废学业,关仕京因为爱好读书,尽管学校有一搭没一搭地开课,但是自学的习惯一直保持了下来。高中毕业后,他在本地做了一名普通的民办老师,参加工作的那一年,他才17岁。当恢复高考的消息通过广播一级级传播到他所在的武鸣县的一个小乡村时,离高考只有一个多月了,他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就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拿起书本,捡起那几本内容肤浅的初高中课本,匆匆忙忙地复习一阵子后,他考入了广西南地第一师范学汉语专业。
  毕业后他继续教师的工作,在自治区首府南宁市安吉中学教汉语文。从小到大,关仕京一直学的是汉文。但因为他生活在壮族人民聚居地,在上学之余,他所接触的都是壮族文化,生活中都是用壮语交际,所以,他从小就有很好的“汉壮双语”基础。
  关仕京做事勤勉认真,当老师的几年间,他的授课深受学生和校领导的认可,曾经获评“南宁市先进教育工作者”称号,年纪轻轻,学校就让他担任校副教导主任。如果人生不出现偶然,他或许会在教师这一领域深耕一辈子。
  改变人生轨迹的往往是不起眼的偶然——一天午休,与往常一样,他从食堂打了饭,和同事们聚在学校的阅览室内,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这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吃完午饭,他随手抽出一份《广西日报》看,正好看到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招聘翻译人才的消息。他的心“砰砰”快速跳动了两下——要求壮语汉语都熟练,他不就很适合吗?而且,做翻译,能更好地传承、保护、弘扬、推广本民族的文化,多么有意义的工作啊!他默默地记住了招聘报名考试的时间和地点,满怀憧憬地去应聘。
  因为他之前没在学校学过壮文,这次应考前只有一周时间学习,壮文笔试成绩很不好。但壮语口试的时候,考官拿出一份文件,他随即准确、流利地口译出来,成绩让考官刮目相看,很是惊喜。只是他的壮文笔试……考官有些犹豫。他对考官说:“给我个把月时间,我定能熟练使用壮文。”这不是夸口,壮语只有26个字母、22个韵母、108个韵母、8个声调,掌握了规律,特别好懂,再加上他汉壮语功底扎实,又有很好的阅读能力和口译能力,壮文拼写在一周内就已经掌握了,看他有如此好的汉壮双语基础,翻译局的考官给他送去了橄榄枝。
  然而学校不放人,学校认为关仕京是难得的人才,不愿意他走,年轻的副教导主任,未来前景光明,学校苦口婆心挽留。可是翻译局的工作是关仕京更想做的,“汉语人才南宁市有大把,但汉壮双语都过硬的人不多”,他铁心要求走。学校搬出了“杀手锏”,让教育局留住他,并答应他,可以调入教育局工作,这是当时很多教师梦寐以求的工作机会。然而一心向往从事民族语文翻译的关仕京还是拒绝了,几经周折,历经长达大半年的调动,终于在1986年年底,完成了所有调动手续,他成为翻译局的一员。
  “后来我也想了,为什么当初翻译局对我诱惑力那么大呢?”关仕京说,“翻译,就是两个语言之间的沟通交流,不论是汉语还是壮语,都有着博大精深的文化,如果能通过翻译,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彼此的语言,了解彼此的文化,是一个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意义”是关仕京所看重的。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
搜狗截图20151009141528.jpg
搜狗截图20150921133856.jpg
1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