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孺童:当代“伪佛教”之十种表征

2016-12-07 11:22: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文羽

  末法时代,之所以难于学佛,不是说外在环境恶劣邪魔炽盛,真正的威胁是来自于佛教自身内部。非佛教的东西,一目了然,容易辨认。真正害人的是“伪佛教”,即以佛教面貌出现,但实际是与佛教正法精神背道而驰。广大佛教信众大多是初学佛人,没有很深的佛学造诣,无从辨别真伪。再加上,别有用心者之极力鼓噪,不明真相者之人云亦云,急功近利者之贪心驱使,导致当代“伪佛教”之欺世言论盛行,遗害甚广!今略举十端,以警世人!
  一、以出世心,做入世事
  任何行为动作,都是以心意识为支配的。作为一个凡夫,发出世心,才能得解脱果;做世俗事,必为五浊所缚。既已发出离俗世之心,又怎么还会去做世俗之事呢?难道说,能以高尚清净心,做出犯罪肮脏事!此说就是给留恋红尘,不能欣向涅槃之徒,找的粉饰借口。
   二、肉身不坏,道化肉身
  所谓“肉身”,也就是通过中国传统技法,如何制作出一具和尚干尸。释迦牟尼佛以及诸大弟子圆寂后皆“火化”粉碎肉身,这是印度习俗延续至今。中国传统视死如生,乃流行土葬厚葬,所以保留肉身,乃中国佛教背离佛陀初衷的流俗的表现。一具干尸,绝不是得道与否,境界高低的证明!
  三、断食自残,诈现奇异
  现在很多学佛人,不论出家在家,都以什么不吃饭、不睡觉,作为修行高低的标准。更有甚者,在当前文化昌明之世,竟然还有人“燃指”!如此愚昧摧残人身之行径,着实令人咋舌!姑且不论该行为是否属于“正法”,而“违法”已是必然。实施者和围观着显然都是“法盲”,法律意识淡漠,不然怎么会对这种构成人身伤害的事件,熟视无睹还随喜赞叹呢!
  如此自残之行径,本就属“六种外道苦行”,佛陀当年就极力批判,普陀山亦专门立有“禁止舍身燃指碑”。施行此法之人,本就以此断食、残身,以显示自己异于常人,从而标榜道行高深。如此自残身心,蛊惑大众,即为佛经譬喻中之“愚人”行径,为展现自己预言准确,而“为验己言,杀子惑世”。
  四、供养金钱,破戒犯罪
  所谓“供养”,是指佛教信众供养僧团所需之“衣服、饮食、卧具、汤药”等生活物资,称为“四事供养”。这是供养“僧团”的行为,绝不是供养某个人,也绝非是供养金钱。沙弥十戒就有“手不捉金银戒”。《弥沙塞五分戒本》:“若比丘,自捉金银及钱,若使人捉,若发心受,尼萨耆波逸提。”也就是说,出家人自己拿钱,或是让他人代为拿钱,以及自己想要接受钱,都是破戒犯罪。所谓“尼萨耆波逸提”,意译为尽舍堕,指犯下如此罪业就会牵连堕入三恶道。
  可见,在家人供养出家人金钱,不仅无福,反而有罪。
  五、免费劳力,妄称护法
  现在一说“护法”,第一反应就是去寺院里做义工,或是供养大量钱财的金主,误导当世佛教徒热衷于做事务性工作,而忽略了对佛法教理教义的学习。殊不知“护法”,是护持佛法的意思。什么是佛法?不是当建筑工人,去大兴土木,修建寺院;不是当厨师清洁工,去寺院帮厨做饭,打扫卫生。目前有些所谓的“高僧”,竟然大言不惭的放言:“居士在家修习而不护持寺院,等于诽谤佛法。”如此毫无廉耻之论调,本身就是大妄语。
  光当义工是不可能获得解脱的,只有发起智慧,才能证入涅槃。智慧由何而来?不是从磕头、打坐中来,而是通过不断闻思学法,进而如理作意,契理契机而证得的。如此修学佛法,才是“真护法”!真正的佛法,是佛陀所讲的道理,所揭示出来的宇宙人生的真相。试想,在地球、乃至宇宙毁灭的那一天,哪里还有寺院、佛像、僧尼能够留下来?一切都是无常,只有真理才能永放光芒!
  六、只讲伪经,真经不弘
  末法的佛教,本身就是以邪充正,以假乱真的时代。现在虽入末法,但还未到法灭之时,仍有完整的《大藏经》存世。有那么多浩如烟海的佛教经论,可世人就是视而不见,放着真经不读,反而热衷伪经。
  吕澂先生在《楞严百伪》中指出:“唐代佛典之翻译最盛,伪经之流布亦最盛,《仁王》伪也,《梵网》伪也,《起信》伪也,《圆觉》伪也,《占察》伪也。实叉重翻《起信》,不空再译《仁王》,又伪中之伪也。而皆盛行于唐。至于《楞严》一经,集伪说之大成,盖以文辞纤巧,释义模棱,与此土民性喜鹜虚浮者适合,故其流行尤遍。”
  有人说像《地藏》、《圆觉》、《梵网》、《楞严》如果都是伪经,为何还能流传那么广?试问造假贩卖之徒,当然以迎合大众口味来造假货了。佛教本来就是对治众生各种毛病的,纠正的过程肯定是不舒服的。如果一部经,字字句句都好像写到你心坎里去了,全无任何碰撞之处,那就要引起警惕和怀疑了。而且如果是宣扬,做了某种事就能换取获得别的什么果报,那就是典型的“生意经”,不是佛经了。
  七、外现慈容,内充邪道
  佛教本为出世法,本就是与世间法不共的。大乘佛教兴起以后,虽然提倡自救化他,普度众生,但这是从佛教层面的度化,而不是从世俗层面的救济。而提倡什么慈善救济,义工服务,施衣送药,本就是基督教的传教模式。而且利用人们的困乏病苦而传教,本身也是很不道德的。
  佛为大医王,不是说佛是包治百病的大夫,佛生前自己还患有头疼病。佛教救度的是众生思想上的病,解除的是人轮转生死之苦,而不是肉身上的病苦。如果一个佛教徒,每日忙于世间俗事,又如何能修学解脱呢?故经偈云:“今日营此事,明日造彼事,乐著不观苦,不觉死贼至。”
  八、变种偶像,科技灭法
  佛教本来就是反对偶像崇拜,因为学习佛法的一个根本原则就是“依法不依人”。当然,佛陀去世以后,后世弟子为了追忆缅怀佛陀,塑造各种佛像也是无可厚非。好歹这些泥胎木雕铜像,作为古代艺术遗产也是有价值的,但终究也没开口说话,只是一个信仰的寄托。而自古有云“道赖人弘”,佛弟子要荷担如来家业,也就是要躬行圣教,弘法利生。
  可现在很多人,甚至是出家法师,为了一味迎合世俗娱乐为主和快餐文化口味,想将佛法替代以电脑程序。使得中国内地竟然出现,信众向机器人求法的怪事,这在古今中外,各种宗教都是亘古未有的。这不是别出心裁的创新,完全是别有用心的灭法。哪里有活人,听从于机器的道理?如果说只是一种“替代工具”,那法师都不愿意深入到广大信众中去,不愿意向历代传教大师那样为法忘躯,那还有什么资格及脸面,去接受广大信众无私虔诚的供养呢?
  九、脱离秽土,往生净土
  一个普通人生活的好好的,没有任何压力和外在因素,试问他愿意背景离乡、远离父母亲人么?当然不会。既然如此,学佛之人为何要离开生你养你的故乡“娑婆世界”,抛弃三界导师、四生慈父“释迦牟尼佛”,而非要跑到天各一方的别的佛管辖的他方世界去呢?诸佛平等,释迦牟尼佛历尽艰辛,成佛教化,难道只成就了一个“秽土”不成?这是对释尊最为恶毒的毁谤,是诬佛谤法的大罪过。
  “娑婆世界”远比“极乐世界”殊胜!释迦牟尼佛示现了,利用四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凡人修证成佛的伟大历程。这种即身短期成佛的奇迹,是在极乐世界根本不可能达到的。所以,人身才是成佛的最佳载体,世间才是成佛的最佳环境!
  十、僧人犯罪,信众噤声
  在当下佛教徒流传有一种说法,就是出家人犯错破戒,在家人不能给与指责。还信誓旦旦说,一旦说僧过恶,有多么大的罪业。《大般涅槃经》云:“若有不学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毁正法者,王者、大臣、四部之众应当苦治。善男子。是诸国王及四部众当有罪不?不也。”可见在家人对破戒之人,可以进行惩罚处治,且没有罪过。
  再有,出家人如果破戒,也就不成为真正出家人了。《大般涅槃经》云:“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对于这种不持戒的“秃居士”,是为佛法所不容的。《大般涅槃经》云:“其破戒者,是佛法中所不容受。”
  对于这些破戒,且不为佛法所容受的出家人,作为在家居士是连基本的供养礼拜都不允许的。《大般涅槃经》云:“若优婆塞知是比丘是破戒人,不应给施礼拜供养。”因此,当前作为一名在家居士,对于出家人一定不能盲信盲从,凡是看到有的出家人行为举止,连一般世俗人的道德标准都不能达到,就算不当面指责,也要敬而远之。
  否则一味容忍包庇,才会有真正的罪报。《大般涅槃经》云:“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

    作者简介:

  王孺童,著名学者,佛教大居士。现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中国佛教协会居士事务委员会委员、民建中央文化委员会委员、全国青联委员、全国青联宗教界别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委员、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成龙.jpg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