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锦云 绘画是一种修行

2016-01-20 10:45: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安吉

  假如我的画能让更多的人心怀善念,知所敬畏,就是值得的


  ◎本刊记者 李肖含
  2015年的最后一个星期二,广州市桂花岗花果山下南越画院。
  刚刚吃过午餐的温锦云,在助手们的帮助下,亲自打开了画院的大门。在南越画院创作室里,他一边招呼大家坐下品茶,一边又不时起身向记者介绍他的作品。
  “看着这幅观音像,会不会觉得内心都清净了些?”温锦云指着墙上的一幅观音画像问道。
  他一口流利的广东普通话,语带玄机。“现在的人呐,内心太浮躁了,有时候真的需要静一静。我从前学过油画,画过山水、花鸟,最终还是画了佛像画。”
  “五台山的一位内修大师父说我的功德比他大,我可不敢当,我是形于教,师父是言于教。”温锦云笑呵呵地摇着头,“不过,如果我的画能让更多的人心怀善念,知所敬畏,就是值得的”。
  “搞艺术创作不容易,精气神要合一,现在还要带领画院对外开展学术交流。时间很宝贵,要为当下做点实事。”这番感慨不知是自嘲还是自夸,但不论如何,他都有资格这样说。
  少年时开始学习书法,青年时转向绘画,现在又用佛学教化人心。他常说的一句话是,绘画与修行是相通的。“如果画油画、山水是度己,画佛像则是度人了。”
  “宣传队”与“九宫格”
  温锦云与书画的缘分可以追溯到他的孩提时代。
  1967年他出生时,正是“文革”开始后的第二年。他的家乡广东普宁,是沿海的山区,但暴风雨袭来,又有哪个能够幸免?
  因为家里兄妹多,劳动力少,一家人一年到头总也难得温饱。“那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饿。”温锦云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1980年代之前的广东,贫困程度真的超乎你们的想象。”
  好在这并不是记忆的全部。那时候,大人们忙着“抓生产”、搞批斗,乱哄哄的,但孩子们受到的冲击要小得多。因为父亲曾做过教师,温锦云似乎对看书、写字有着天然的兴趣。家里的藏书并不算多,但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也称得上是难得的宝贝了。
  从小人书开始读起,不多时,家里的书他竟读完了厚厚的一摞。家里的字典、字帖也被他翻遍。父亲懂书法,常对他说,“人如其字,字如其人”,一定要把字练好。没有练字用的“九宫格”,甚至连草纸也没有,他就用小树枝在沙地上写,用毛笔蘸水在砖块上写。有时候写得太多、太勤,砖块不够用了,他就等砖块上的水渍干了以后再写。
  “那时候,肚子吃不饱就去读书、练字嘛,神奇的是,每次练完以后竟然饥饿感全消。知识是精神食粮的说法,真的没错,哈哈!”回忆起这些往事,温锦云乐呵呵的。
  “童子功”练得辛苦,但他的书画功底却就此打下。
  “文革”后期,温锦云刚刚十岁。因为毛笔字写得好,他常被乡里的宣传队叫去帮忙做“黑板报”,工作结束就送给他一支毛笔或一本小人书。有地方练字了,还能赚小人书,这让温锦云信心大增。再后来,宣传队里的板报、板画几乎被他一人包办了。
  “文革”结束后,还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温锦云参加全区书法比赛,竟获得一等奖。奖品不是别的,正是两支毛笔、五百张“九宫格”练字纸和一个军用书包。
  上世纪80年代以后,全国各地涌现出许多在“文革”中自学成才的书画家,而温锦云则算得上其中最年轻的一个了。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60120141119.jpg
搜狗截图20160106210723.jpg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
搜狗截图2015112011552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