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 路漫漫,未曾歇

2018-09-14 11:21:00  来源:  编辑:

  本刊记者 华南
  “看一看自己的身体,平平常常,同过去一样。看一看周围的环境,平平常常,同过去一样。金色的朝阳从窗子里流了进来,平平常常,同过去一样。楼前的白杨,确实粗了一点,但看上去也是平平常常,同过去一样。时令正是冬天,叶子落尽了;但是我相信,它们正蜷缩在土里,做着春天的梦。
  而回头看呢,则在灰蒙蒙的一团中,清晰地看到了一条路,路极长,是我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
  在这一条十分漫长的路上,我走过阳关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路旁有深山大泽,也有平坡宜人;有杏花春雨,也有塞北秋风;有山重水复,也有柳暗花明;有迷途知返,也有绝处逢生。路太长了,时间太长了,影子太多了,回忆太重了。”这是宗庆后前不久在《朗读者》节目中朗诵的季羡林作品《八十抒怀》(节选)。就好像与文中相契合的,曾蝉联多年内地“首富”的宗庆后,一路走来,看似平常、漫长,成功的背后,却从来不缺乏坎坷的故事。
  杭州清泰街160号,立着一座已有些年代感的六层小楼。31年前,娃哈哈的前身——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就是在这里起家的。那一年,宗庆后42岁,如今,年过古稀的他仍然是这个中国最大食品饮料企业的掌门人,他的办公地点也从未离开过这里。宗庆后每天7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还经常住在办公室。
  在改革开放40年来的中国商业史上,宗庆后都算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有人说,读懂了宗庆后,就读懂了中国市场。他自己则言:“我现在依然抱着这种精神,昂然走上前去。只要有可能,我一定做一些对国家、对别人有益的事。我知道,未来的路也不会比过去的更笔直,更平坦,但是我并不恐惧。我眼前还闪动着野百合和野蔷薇的影子。”
  创造“中国式”成功
  1989年,一个喜庆的饮料品牌进入千百万中国人的视野——娃哈哈。这是宗庆后承包连年亏损的杭州上海校办企业经销部的第7年。已经44岁的他,带领校办工厂的百来名员工,成立了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开始研发自己的产品。1991年,宗庆后做了一件更大胆的事,拿出8000万兼并了拥有2000多名职工的国营老厂——杭州罐头食品厂,娃哈哈食品集团公司正式成立,开启了迈向全国的第一步。有了充足的产能之后,娃哈哈果奶就横空出世。
  “甜甜的酸酸的,有营养味道好。”至今,还有很多人记得这句20年前的广告语和它的旋律。“当时国内食品市场的产品种类相对较少,就连方便面都是稀罕玩意儿。”或许是适应了市场,娃哈哈儿童营养液一经面世便迅速走红。AD钙奶、营养快线、王力宏代言的娃哈哈纯净水,是很多人的童年记忆,而宗庆后带领下的娃哈哈集团曾是1990年代一家典型的“中国式”成功企业。
  在娃哈哈创立三十周年之际,在被问到30年里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时,宗庆后笑着回忆:“娃哈哈的雏形最早是校办经销部,当初只是为了补贴教育经费,没什么地位,别人都看不起我们,我告诉员工,我们要自己看得起自己。”靠着一股自强不息的精神,娃哈哈像一颗破土后飞速成长的种子,变成了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
  自此,宗庆后的事业进入真正的上升期,娃哈哈开始迅猛发展,宗庆后的身家也急剧上升。2010年、2012年、2013年,他三次问鼎《福布斯》中国内地首富。2013年,娃哈哈以783亿营收,抵达创业30年来的营收巅峰。
  “娃哈哈”的名字是宗庆后在《杭州日报》上登广告征集,而后遴选出来的。多年后,宗庆后这样解释定名“娃哈哈”的原因——其一,“娃哈哈”三字中的元音a,是孩子最早最易发的音,极易模仿,且发音响亮,音韵和谐,容易记忆,因而容易被他们所接受;其二,从字面上看,“哈哈”是各种肤色的人表达欢笑喜悦之音;其三,同名儿歌《娃哈哈》以其特有的欢乐明快的音调和浓烈的民族色彩,唱遍了天山内外和大江南北,把这样一首广为流传的民族歌曲与产品商标联系起来,是为产品涂上了民族传统文化的色彩,让消费者以最快的速度熟悉它、想起它、记住它,从而提高它的知名度。一言以蔽之,取这样一个别致的商标名称,可大大缩短消费者与商品之间的距离。
  达娃之争:从联姻走向诉讼再到和解
  “达娃之争”被称为改革开放40年来影响最大的国际商战,从双方企业的掌门人,到中法两国元首都参与到这场商战中。
  达能集团(Danone)是世界著名的食品和饮料集团之一,总部设立于法国巴黎,全球拥有近9万员工,是世界著名的食品和饮料集团之一。达能集团历史悠久,规模强大,位列世界500强,业务遍及全世界120多个国家。1996年达能与娃哈哈成立合资公司,达能出资4500万美元加5000万人民币商标转让款,占合资公司51%股份,娃哈哈集团占有49%的股份。
  2006年,达能派驻合资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范易谋发现,宗庆后在合资公司之外建立一系列由国有企业和职工持股的非合资公司,范易谋因此要求用40亿低价收购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宗庆后拒绝了达能的收购请求。
  于是,达能发起了一场针对宗庆后和非合资公司的全面诉讼,但最终国内、国外数十起诉讼以达能的败诉而告终。2008年,在两国政府协调下,双方最终达成了友好和解。
  在这场持续两年的达娃之争中,宗庆后一直都是强硬表态,在中国民族品牌成功阻击外企并购之际,他也获得了公众的广泛关注与声援。
  此事之后,宗庆后日益认识到:要提升中国在国际食品领域的影响力与话语权,最关键的是人才。女儿宗馥莉秉承“为行业不为企业”的理念,捐资7000万元与浙江大学联合成立浙江大学馥莉食品研究院,以国际化先进的教学理念培养食品饮料行业的顶尖人才。在第一届本科生毕业典礼上,宗馥莉鼓励他们说,“今天你们学成毕业,可以不用进我的企业为我工作,但我希望你们可以在中国食品行业发光发热,让中国人掌握世界食品行业的话语权,让民族品牌真正成为世界品牌。”

  拐点上的“娃哈哈”
  2010年,娃哈哈业绩进入500亿俱乐部,创始人宗庆后发出豪言,要达到1000亿的目标。7年过去了,目标没有实现,业绩还在2012年出现了拐点。相关数据显示,娃哈哈2016年收入为529.1亿元,进入调整期。不光娃哈哈,近几年康师傅、统一、旺旺等传统快消巨头多在下滑。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6年度《胡润百富榜》,其中宗庆后家族以1120亿元的财富排名第五,财富值较上一年度的1350亿元,缩水230亿。
  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里,宗庆后比较特殊。第一,不做金融和房地产;第二,坚持不上市。宗庆后对此的解释是:“食品经济是创造财富的经济,没有食品经济搞什么都搞不好,经商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个是最基本的。大家都搞金融钱生钱的话,那么谁来让国家富,谁来维持这个社会人力的生存?另外不上市主要是因为我们近期比较好,也没有负债也没有贷款,但是上市肯定会加快发展速度。”在宗庆后眼里,支持娃哈哈走到现在的两大基石,一直是诚信和质量。而娃哈哈的精神则是坚韧不拔、不断创新的精神。他表示,要继续坚守实业强国信念,坚持立足主业,奋斗要“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做企业就是要脚踏实地,来不得半点虚假,不能好高骛远,更不能幻想一夜暴富”。
  但是,近年来,年过七旬的宗庆后也在不断试图做出改变。首先是女儿宗馥莉的回归。从2004年回国至今,宗馥莉进入娃哈哈工作已有13年。十余年间,她掌管着负责娃哈哈饮料OEM代加工业务的宏胜饮料集团,摸透了饮料生产的各个环节,熟知不同产品的配料比例、食品消毒的流程以及如何安全配送成吨的饮料。
  目前宗馥莉任娃哈哈旗下宏胜集团董事长,集团主要业务包括饮料设备及模具制造、产品包装及特色食品等。按照宗馥莉的说法,在娃哈哈集团,她和父亲有大致的分工,她负责生产管理,宗庆后负责市场营销。宗庆后对娃哈哈的运作以销售渠道体系见长,而宗馥莉更注重全产业链的完善。
  从专业制瓶制盖、食品饮料设备制造,到饮料印刷包装,再到香精香料加工,从2007年开始,宗馥莉将下属企业扩展到全国16个生产基地,近40家分公司。“我的强项应该就是开工厂,”她曾开玩笑,“一年之内我可以开五个工厂。”
  不一样的战略逻辑,宗馥莉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差。2009年到2012年,宗馥莉执掌的宏胜集团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2012年,宏胜年营收达80多亿元,占娃哈哈集团总营收的1/5。
  2015年,在杭州萧山经济开发区十大财政贡献企业评选中,娃哈哈有四家公司上榜。宗庆后为此罕见地公开为女儿点赞,“这几家公司主要由我女儿在打理。作为父亲,不禁对女儿的成长深感欣慰!”
  2016年7月,“KellyOne”果蔬汁产品品牌诞生。这是宗馥莉推出的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饮料产品。
  外界都将宗馥莉视为娃哈哈接班人,对此,宗庆后似乎有意留更多时间给女儿练手:“宗馥莉她现在还没参与公司的整个战略部署。我让她自己去闯。我相信她一定会比自己还行,虽然可能还要走一段路。”宗馥莉自己则认为,“二代或三代都一样,他们做的只是自己的事业,到底接不接班、继承不继承,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价值观、企业家精神。”
  随着宏胜集团的不断发展,她对接班问题也变得更为自信,“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得成功,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对吗?”
  在此期间,娃哈哈的很多内容都在转向和调整。娃哈哈集团引进了国际一流的全自动生产线,从原材料进厂到成品包装出厂已全面实现自动化。未来,公司将重点围绕工业机器人开展研发工作,针对目前机器人关键部件依赖进口、成本较高的问题,推动机器人关键部件国产化和降成本工作。同时在机器人系统集成应用、高端伺服电机及伺服驱动器、机器视觉系统、传感器等方面进行研究开发,推动企业在智能技术及产业化领域进一步发展。他说:“娃哈哈集团投资了很多相关项目,如产品生产线智能化项目,把传统的人工操作变成现代的机器人作业,来减轻劳动强度,提高生产效率。”
  2018年初,宗庆后表示,伴随着居民收入的不断提高,富贵病、亚健康等问题也越来越多,这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2018年娃哈哈集团将加速创新,积极研发健康保健食品,以满足消费者饮食需求向保健、养生方向的转变。“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满足消费者需求,利用中医食疗开发健康食品,如益生菌和代餐粉。另外,现在的年轻人都十分注重自己的体重,我们的产品不但要做到吃后半天不饿,还要能补充相关的蛋白质及营养素,做健康的减肥产品。”
  对于长久以来排斥的上市,宗庆后也一改“不差钱不上市”的理念,多次露出上市的愿望。“娃哈哈集团现在不缺钱,我们现在也在投资高新技术产业,大幅投资高新产业的时候,也有可能会考虑上市”。
  2018年4月底,娃哈哈旗下一款名为“天眼晶睛”的发酵乳饮料正式宣布通过微商渠道销售。
  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街边小厂成长为中国饮料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建立了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连续19年问鼎中国饮料行业榜首。宗庆后已经72岁,依然在路上。他说:“一个人要做点事业,首先要有理想。现在我是应该不需要再继续赚钱了吧,但我还在努力工作,只想要为社会、为国家做点贡献。”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QQ截图20180914104714.jpg
封面_副本.jpg
QQ截图20180913162718.jpg
QQ截图20180423112718_副本.jpg
封面.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