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晓岗 当代中国书画艺术已极度虚荣

2014-02-20 14:4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邓晓岗,著名艺术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近期,邓晓岗的一篇文章——《当代中国书画艺术已极度虚荣》,被正义网、香港文汇报网等媒体广泛刊登、转载,引发书画领域从业者以及读者的深思。
  当代中国书画艺术看似很繁荣,实际上已经变得越来越扭曲和虚伪,这种演变的推动力就是人们的虚荣。
  字画变成了商品,计价按平方尺,为了提高书画家的名气,各种炒作千奇百怪,各种各样头衔花样百出,各种拍卖弄虚作假,各种展览虚张声势,各种富有创意的骗术应运而生。字画的价格不按艺术水平的高低,而按画家的官衔而定。一时间人们买的好像已经不是艺术品,买的是头衔,买的是名气,买的是虚荣……
  艺术碰上经济便沾上了铜臭味。艺术本无价,艺术的“清幽”和金钱的铜臭已形成了满足人们虚荣的特殊香水,人们互相喷洒着。以价格来衡量艺术价值,在当代已经变得理所当然了。这实际上是对艺术的不尊重,根源还是人们的虚荣心造成的,我们稍作留心,便会发现附庸风雅的官僚、老板和藏家们在朋友面前炫耀所藏的书画作品,首先讲这画是哪位大师的,价值如何如何昂贵,来得如何如何之不容易,而极少有人讲这幅画的艺术水平和画本身的文化内涵如何如何。吹嘘是大师的作品又价值连城,自己脸上有光啊,看着朋友们羡慕的眼神,藏家心里的虚荣得到极大的满足。书画家也是一样,谈到自己的画便吹嘘我的画如何如何高价,今年拍卖行拍了多少多少银子。很少有画家讲自己的画技如何如何,自己如何如何潜心钻研艺术。这实际上也是虚荣心在作怪。我不止一次在思考这个问题,金钱主导的艺术会健康发展吗?“秀才人情半张纸”的时代真的过去了吗?钱会扭曲人们的灵魂,同样也会扭曲艺术家的灵魂。当代书画家在金钱面前已经迷失了方向,不为五斗米折腰,不为名利所动,而潜心自己艺术创作的人凤毛麟角。这实际上是艺术的悲哀,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清高的、独立的,甚至是孤独的,为自己的艺术执着而近乎痴狂。钱和名于他们不重要,创作出优秀而富有新意的作品,才是他们最大的幸福和需求。人们对它理不理解,认不认可都不重要,自己的心灵在创作中得到安慰才是他的追求和幸福。
  中国书画在古时,大多是文人和官人的闲情雅趣,他们舞文弄墨并不像当今第一目标就是卖钱,因而古代书画家们从艺心态是纯正的,他们的艺术作品就是自己心灵的写照,和其他人没有关系。中国的书法是每个文人和官僚的必修课,书法有着广泛的土壤,因而古时才出了那么多的大书法家。当今人们从事书画已演变成一种职业,更可悲的是有的书画家以自己是所谓的职业书画家而感到自豪。殊不知古时的职业书画家几乎都是匠人。实际上今人从艺的心态与古人的心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滋养书画艺术的土壤变质了,故而今人的书画远不及古人。
  古人从事书画衣食无忧,多是修身养性,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而今人要以之填饱肚子,以之买房子、买车子,还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子,于是钱就变得特别重要。钱进入艺术价值的衡量体系,艺术家便成了金钱的俘虏,没有了骨气,没有了傲气,没有了清气,没有了灵气。钱的一切肮脏属性,便自然进入艺术家的头脑之中。于是商业的虚伪和欺诈,让艺术也变得虚伪,当今书画艺术在金钱的作用下也变得极度虚荣。
  艺术在什么时候才能变得很纯洁呢?这需要我们去思考。或许当你身边的一切纷繁与复杂,一切诱惑与虚荣都不能令你心动。当你心无旁骛,悠闲的行走在从艺的道路上,当你把书画作为一种精神享受,视为自己的精神家园,一个真正的艺术家离你就不远了。同样,当我们的藏家赏画,不以价位的高低伦水平,不以名气和头衔论画艺的高低,不追求高价位给予人们的虚荣。也许我们的中国书画才能真正的繁荣。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优品.jpg
1.jpg
书画名家.jpg
6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