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望佳 找对了创业“根据地”

2011-09-19 15:10: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杨晓钗

  

  文/本刊记者 谷胜男

  对于寻常人,中关村是一片“高深莫测”的土地,这里汇集了中国甚至世界的顶尖科技人才;对于IT从业人员,中关村是培育一方精英的沃土,这里有着信息界最广阔的发展空间;而对于那些志存高远的海外学子而言,中关村更是一个实现梦想与自身价值的舞台。

  严望佳,这位毕业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云南美女无疑是中关村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IT女精英。1996年,温婉清秀的严望佳博士毕业,毅然回国,创立启明星辰信息科技公司,一头扎进在当时鲜为人知的网络信息安全的新兴领域。凭借过人的才识和大胆的尝试,她不仅将启明星辰发展成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产品和服务的网络安全领头企业,更成为中关村的代表人物。


  “做祖国发展的推动者强于做国外的旁观者”

  牛顿曾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才能看得更远。”正是为了拥有更加广阔的视野,严望佳在1990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怀揣着创业报国的崇高梦想,毅然踏上留学之路。6年时间,严望佳先后就读于美国费城坦普尔大学计算机系硕士,以及宾西法尼亚大学下属的穆尔工程学院计算机系博士。

  在美国高等学府中,宾西法尼亚大学在学术上有着极高的地位。它是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的发源地。严望佳在攻读博士阶段,担当宾大沃顿商学院计算机中心系统分析小组负责人,负责整个商学院网络策划、系统管理、软硬件选择及用户化,数据及系统的安全保障。那时的严望佳,无论是在能力还是见识上,都足以在美国这个高新技术最为发达的国家自由驰骋。但她却认为,“能够参与祖国的复兴,绝对强过在国外做一个旁观者。”

  博士即将毕业之际,思乡心切的严望佳迫不及待地飞回故乡这片热土。一次偶然机会,严望佳接触到了国家信息中心的几个项目,她惊讶地发现信息中心采购的设备都是国际最高端的,但信息安全在中国还是一片空白,这对于当时国内新兴的互联网产业无疑是一个不小的隐患,而在严望佳眼中,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果只是待在实验室里,不能把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科学家对社会的贡献也许并没有企业家大”。面对这样的局面,当年导师的一句话让她最终坚定了归国创业的决心。

  1996年,从没走出过校园的严望佳谢绝了国外公司的邀请,回到祖国,在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让光明照亮网络时空,给信息时代一份宁静、健康和太平”——年仅26岁的严望佳和她的启明星辰在实践理想的征途上迈出了第一步,而这一步,便迈到了当时成立不久的中关村高科技园区。


  中关村“升起”启明星辰

  选择中关村作为创业的“根据地”,离不开中关村在人才引进上对于严望佳的巨大吸引力——除了包括子女入学、社会保险等福利,中关村还为这些处于创业起步阶段的年轻人提供了100万元的资金奖励。

  尽管公司成立之时,只有包括严望佳在内的三名成员,但在已经拥有启动资金的情况下,公司的发展还是比较顺利的。1996年,正值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互联网并没有普及,而网络信息安全建设这一互联网建设的根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是颇为陌生的。“巨人的肩膀”让严望佳看到了其他人看不到的商机,尽管这样的决定在当时并不被太多人所理解。

  但也正是因此,认知的匮乏让当时的市场并不能立刻接受网络安全的理念。此时,严望佳并没有选择“铤而走险”,坚持公司在科技领域的研发,而是以出书的形式,去向社会传递出网络安全的概念。“或许我的骨子里还是有股书生气吧,我们决定先从著书着手,改变人们的思想观念,推广网络安全知识的同时,加强用户的安全意识。”严望佳说。 

  她从清华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请来三位朋友,与国家信息中心、国际计算机安全协会共同合作出版了《网络安全基础》、《网络安全结构设计》、《计算机网络安全工具》、《防火墙的选型、配置、安装和维护》、《黑客分析与防范技术》等网络安全系列丛书,首次在国内系统地阐释了信息安全的理念和方法。这套网络安全丛书填补了国内空白,为传播安全知识撒下了第一批种子。

  诚然,出书并不会为公司带来巨大的收益,但却可以用最短的时间,让人们对于网络安全有了相对深入的了解。这“曲线救国”的三年,却也是启明星辰最为艰难的时期,甚至对于严望佳来说,这也是人生中第一次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创业初期就曾经发生过‘断粮’的事情,公司连员工工资都发不下去了,有时候员工工资都是我个人的私房钱。最困难的时候,曾找一些留学时的朋友担保贷款。”这段艰苦的日子至今令严望佳记忆犹新。

  其实,在公司成立不久时,启明星辰也接过关于国家信息中心防火墙测试工程的订单,甚至还有来自硅谷的风险投资商主动找上门来提供资金帮助。这些机会和外援完全能够让启明星辰快速脱身于亏损的窘境。但是,在冷静而周密地分析之后,严望佳认为向短期利益靠拢或许能让起步阶段的公司“咸鱼翻身”,但这在长远发展角度来看,却是弊大于利的。她的果断拒绝引起周围很多朋友的不解,甚至会觉得她太过清高,不食人间烟火。

  严望佳有着自己的想法与原则。防火墙工程虽然在当时是炙手可热的新技术,但这项技术在信息安全领域的厂商很多,行业的门槛低,一旦做不到最好,迟早会被淘汰。而对于拒绝风险投资商的帮助,严望佳的回答更具说服力:“我只是以纯技术的背景来做公司,不想依靠外来资本迅速扩大市场。我做的是网络安全,中国的网络安全需要中国人自己来维护!”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13-3期封面.jpg
优品.jpg
中国周刊.jpg
书画名家.jpg
国医大师封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