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埃博拉,他们在援非一线

2014-11-05 14:37:00  来源:中华儿女报刊社  编辑:凤栖

  他们尽己所长投身到防疫工作中,中几友好医院和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是他们的“战场”

  

  文/本刊记者 梁伟
  2014年10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最新埃博拉疫情报告: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美国、西班牙、马里以及尼日利亚与塞内加尔累计出现埃博拉病毒确诊、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0141例,死亡4922人。
  西非三国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仍是疫情重灾区。危急时刻,中国公共卫生专家和医疗队陆续赶到西非,战斗在抗击埃博拉的第一线,其中就包括北京市疾控中心传染病地方病控制所副所长杨鹏和免疫预防所专家刘东磊。
  杨鹏:我在几内亚的32天
  埃博拉病毒是人类迄今发现的致死率最高的病毒之一,目前尚无有效疗法。该病毒通常由接触传播,通过接触病人和被感染动物的各种体液、分泌物、排泄物及其污染物感染。患者急性起病,感染后的症状多为高热、头痛、呕吐、腹泻、出血等……
  回顾疫情蔓延轨迹,几内亚西南边境盖凯杜和马森塔行政区早于2013年12月就发现了初始病例。今年3月,几内亚卫生部门首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时,病毒已从该国西南部偏远地区扩散至首都科纳克里。进入5、6月后,几内亚疫情继续恶化并扩散至邻国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的边境地区。
  7月,新增病例数量在西非这三国交界的边境地区急剧蹿升,同时三个国家的首都疫情堪忧。至此,史上规模最大的埃博拉疫情面临超越以往的防控难度。世卫专家表示,摆脱国内冲突不久的西非三国医疗卫生系统脆弱加上高风险的传统丧葬习俗、边境人口流动频繁等原因,最终促成疫情持续升级。
  作为传染病防控专家,杨鹏也在持续关注埃博拉疫情发展,他是流行病学、免疫学博士,一直承担北京市新发突发传染病防控应对工作,在甲流、H5N1、H7N9等传染病暴发时都冲在疫情防控第一线。

杨鹏临行前在机场接受媒体采访

  “因为全世界都在关注埃博拉,我们自然也不例外,我每天都在看,不仅仅看数字的上升,更关注最新的研究资料,最新的病情治疗方案,当然也在观察西方国家对病例的研究,肯定有值得我们借鉴的。”杨鹏说。
  一直关注埃博拉的杨鹏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和“埃博拉”那么近。
  8月13日,杨鹏接到国家卫计委紧急通知,将与两位临床专家组成公共卫生专家组,两日后出发前往几内亚,承担埃博拉疫情防控救援任务。那一刻,杨鹏自己有些吃惊,虽然是传染病防控专家,但是自己没有做过国际援助,也没有去过非洲。他的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情绪波动很大,尤其是母亲,因为天天看新闻里讲埃博拉,所以一听说儿子要去,当时就哭了,非常担心他的安全。

  杨鹏一方面做好家人的情绪安抚,一方面也陷入了深深的思考。除了埃博拉,西非地区疟疾、黄热病等传染病肆虐,如果没有疫苗防护,危险可想而知。因任务紧急,杨鹏在第二天上午紧急接种了黄热病疫苗。“其实,这个时候打疫苗基本上也没什么用,因为大约要到半个月后才能有保护作用,而其他疫苗注射,因为不同疫苗接种有间隔期要求,全都来不及打了。”对于杨鹏来说,此次非洲援助,很多都是不可预计的,包括归程也是未知数。
  “我是和中国第24批援非医疗队一起出发的,除准备了常规防护用品、药品、行装等物资,又针对埃博拉疫情,增加了氯制消毒液等。”杨鹏说。
  8月15日晚上9点,中国医疗队员和公共卫生专家组在机场集合,举行了一场小型的欢送仪式。这样的仪式杨鹏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让他热血沸腾,而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家属送行的出征者。历经25小时,跨越亚、欧、非三洲,北京时间8月17日凌晨1时,公共卫生专家组和医疗队抵达几内亚首都。
  下飞机之后,到达驻地的杨鹏深深吸了口气,现实和自己预计得差不多,这里的天气也和北京差不多,但是几内亚贫穷落后,很多人吃不饱饭,更谈不上健康,可以说是“贫穷与疾病相伴”。街区随处可见垃圾污水,各类烈性传染病高发,与当地人的收入相比,物价很贵,医疗费更贵,人们不看病,因为看不起。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封面1.jpg
封面1.jpg
封面3.jpg
封面drt5.jpg
封面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