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文骥 为了心中的热爱

2015-12-20 17:51:00  来源:  编辑:安吉

  作为交响乐发烧友,经自己之手打造了一部经典音乐片,他说“我觉得,还值得”


  专题:承袭创新爱乐人
  2016新年将至,中国爱乐乐团新年音乐季如约启动。在中国爱乐乐团成立第15周年之际,新年音乐季一如既往以承袭“中国风”而独树一帜。
  中国爱乐乐团成立初期,乐团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余隆曾说:“中国爱乐必须要建设成为一支德奥风格的交响乐团。”然而走到今天,中国爱乐似乎并未为此所束缚,承袭与创新,历来是乐团传统。15年来,中国爱乐不但演奏过钢琴协奏曲“黄河”、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等作品,还曾多次向中国作曲家委约新作品并在新年音乐会上演奏;15年来,世界多位著名指挥家先后执棒中国爱乐,为中国观众奉献西方经典交响乐作品。或许正如乐团团长李南所说:“这不是一个老大的时代,而是一个融合的时代。”
  如今,“爱乐乐团”在全世界范围内已成为真正热爱音乐的人们心目中一个特殊的标志和符号。对于中国爱乐这个中国第一家“爱乐乐团”而言,其事业所放射和延伸出来的,不仅是为中国乐迷奉献高水准演出,还有对中国交响乐事业的推动。


  文 本刊记者 董颖
  很多人都知道滕文骥,著名导演,他的作品《春天狂想曲》、《黄河谣》、《生活的颤音》都是有着鲜明个人特色的音乐片。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一名交响乐超级发烧友,当年高考时心中的志愿是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
  今年,滕文骥和中国爱乐乐团合作,推出音乐艺术片《黄河》,这部熬心费力的作品让他觉得:“很值得,很值得!”
  情系交响乐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这一唱响中华大地70多年的经典乐声再次响起,将观众带回了那筚路蓝缕、舍生忘死的艰辛岁月。当《东方红》的旋律最终出现,不少观众都热泪盈眶,70多年过去,华夏儿女齐力同心的情感记忆,依然不曾褪色。在今年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众多影片中,音乐艺术片《黄河》因其兼具音乐欣赏性与艺术观赏性独树一帜,令所有观赏者倍感畅快淋漓。这部影片由滕文骥导演,从3月接到邀请到9月影片上映,将近半年的时间,滕文骥和团队工作人员将精力全部压在这部并不挣钱的作品上,甚至推了几部电视剧。“实在是因为我喜欢,好这口儿。”滕文骥说。
  高中时,就读于北京市35中的滕文骥是校乐队和合唱团的指挥,参加了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和西城少年之家合办的指挥班,每星期一次活动,一年多后,班里的三四个尖子生转到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每周三四次课,准备考指挥系。虽然是业余的学习,但是有点科班性质。那时指挥系系主任是黄飞立,带班老师是刘德裕、韩岗觉。就是在这段时间,滕文骥受到比较系统的训练,有时候还有机会在高中的琴房弹弹钢琴,音乐基础就是在那几年打下的。
  其实,滕文骥从初中开始就对交响乐着迷,那时候家里没有唱机只有收音机,每周,他都要到长安街电报大楼对面的邮局去买广播节目报,然后把喜欢的节目用笔勾出来,印象特深刻的是每天下午四点半有一个交响乐节目,所以下了课就往家里跑,生怕错过。
  1962年,与滕文骥一起学习指挥的黄立民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那年之后,由于困难时期刚结束,一切都紧缩,指挥系不招生了。老师告诉第二年即将高考的滕文骥,赶快想别的出路吧。高中时,滕文骥是学校的文艺骨干,不仅是指挥,还是中学话剧团的导演和主演,高三大家都在准备高考的时候,他还在排话剧《霓虹等下的哨兵》,自己兼任导演和主演,指挥系不招生,他就一门心思考北京电影学院或者中央戏剧学院了。
  但是1963年,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和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都没招生,滕文骥就打定主意在家,宁可不考干等了一年。那时候复读不像现在这么习以为常,当年考不上大学是一件很难看的事,被称作社会青年。就这样,滕文骥终于顶住压力,于第二年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
  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复试有一道题是听一段音乐,问“这段音乐里,你觉得里面写人物还是写景”,滕文骥回答:“音乐是比较抽象的,没有那么具象的写人还是写景,当然也有对风景的描述,这段主要是对风景的描述和人对大自然的热爱,这是《森林之歌》。”在场的老师都很惊讶,因为这是很偏的一个音乐,是中国自己的交响乐。对于滕文骥来说,交响乐基本没有不知道的,后来进了北京电影学院,也仍在音乐方面痴迷,这也在其后影响了滕文骥的导演风格。直到现在,他听交响乐还是要看总谱的。

我要说两句

没有可显示评论!!

发表留言

旗下样刊

搜狗截图20151220163230.jpg
封面.jpg
搜狗截图20151120115527.jpg
搜狗截图20151105143127.jpg
图片1.jpg